2010年10月23日 星期六

我是真的很累了

已經有很久,沒有沮喪的這麼平靜。
沒有甚麼呼天搶地,也沒有什麼到處找人吐苦水,
就是這樣默默地悶著,手上繼續做自己該做的事情。

也沒有喝酒的衝動,也許是因為知道做甚麼都無濟於事,
地球繼續轉動,並不會因為自己墮落跟喪志有任何的減緩。

反正只要自己還能這樣正常地存活下來,就是好的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