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8月22日 星期日

三峽,天氣晴。

按照慣例,要心情不好才會寫網誌。

司法特考結束了,感覺普普通通,當了幾天的智障 癱在座位的椅子上發呆上網
如果不是要上班我還真不想維持坐姿,能怎樣癱軟都好

給自己的三天期限過了,周三打完羽球收拾完以後,周四恢復正常,
照樣下班以後過去三峽看書,不過就少了一份緊張的氛圍。

禮拜五,去挑了刑法的參考書,禮拜六睡到中午,到三峽看書、傍晚到鳶山溜了一圈。

生活,不就是這樣?這個弄一下那個弄一下,感覺時間就悄悄的流逝了。
我告訴自己很充實、告訴自己這樣很好我知道自己在幹嘛有啥目標,
我知道要學會跟自己相處,我知道要做的很多很多要學的也很多很多,
多到我沒有多餘的時間去浪,甚至連喘息都是一種奢侈。

但是心裡深處還是希望一個溫暖的擁抱跟港灣。
這是一片出海的帆,總是希望有地方可以停泊。

對我而言重要的人好像不少,但是很遺憾的幾乎他們都不把我放在像我放他們那樣對等的位置,

分手以後學會很多。

一個讓我學會了甚麼是愛;
另一個讓我知道怎樣分辨對方對自己有沒有愛;
又一個讓我知道怎麼放下一個不該出現的;
現在我學會了淺嚐輒止的道理。

但最終我還是這樣了。

我累了,想買個醉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