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8月6日 星期四

許久

最頭前,先節錄一段我跟潘今天在大稻埕的對話,時空背景是有很漂亮的夕色,
然後我舉起手機準備要拍照。

「很漂亮吧!」我show出手機上剛拍好的照片。
「我還以為你要自拍勒...」他這樣回答著。
「我只拍漂亮的東西。」我這個回答非常的有自知之明。
「醜的東西也是有它存在的價值阿。」可能是看我常常這樣自嘲想要安慰我,潘人很好的這樣說。
「恩對阿。」我吞了一口口水。「可以修電腦。」

許久沒發新文章。

也很久沒拿起相機拍照,每天行程都很滿,我都不知道為了誰去了。


快到中午,發現有個人在台北,下午閒閒沒事做,
大概有很長很長一段時間,我們都維持著一年一次或更少的見面頻率,
我去三重載了她,回公司上班聊天。

下班以後,一起去了聽說很有名很靈驗的霞海城隍廟拜拜,
也求了紅線回來,接著去大稻埕坐著,看日落,聊最近的生活,
網路很發達所賜,我們都有隨時update彼此的生活,並沒有陌生的感覺,
只是兩個人對於感情都有很多無解的無奈,我知道我知道。

單身沒有比較差,只是我不習慣而已,能真的只是談戀愛、培養感情認識另一個人的日子,
還能剩下多久?

回家以後,update著別人的生活,也許長的討喜、帥帥酷酷的,真的是有他的好處吧,
身為一個阿宅只能用阿宅的方法過生活,不要幻想睡醒會從青蛙變成王子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